首页 > 玄幻小说 > 第一序列 > 755、显圣

755、显圣(1/2)

目录

刀柄紧握,白色面具步步走来,步步都是压迫感。

人群不自觉让开,生怕被波及。

白色面具在任小粟身后站定。

两柄黑色的刀,两个身形相仿的人,任小粟杀意正盛。

任小粟紧紧盯着面前的陈六耳,他忽然问旁边:“今天什么日子?”

大忽悠掐指一算,露出他的大黄牙笑道:“正月初九,宜入殓,宜移柩,宜清理门户,宜杀人。”

任小粟点点头:“正巧。”

王蕴望着大忽悠,似乎大忽悠和任小粟都不觉得白色面具突然出现有什么。

但任小粟不晓得他展示出的这一切,给旁人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力。

在此之前,王蕴以为白色面具只是任小粟的朋友、战友,在王蕴眼中这是不同的两个人,同属一个势力,只是有着共同的利益和目标而已。

而程羽,则干脆认为任小粟不过是白色面具的助手。

可现在呢?这些猜测全被推翻了。

这世上或许存在着一种人,拥有着两种不同的能力,但绝对不存在两个不同的人,拥有着同一种能力,即便同元素系,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而任小粟就像是这世上的唯一例外,别人有的,他可以有,别人没有的,他也可以有。

此时,当任小粟与白色面具同时从虚无中握住黑色的刀柄,王蕴等人只是一瞬间便明白了,原来那声名显赫的白色面具,不过是任小粟的能力具现而已。

难怪有任小粟的地方就经常会出现这白色面具的身影,74号壁垒的灾难里、洛城的混战里,任小粟与白色面具并肩作战。

王蕴以为这是亲密无间的友人,但这其实是一个人。

这件事情的真相简直颠覆了王蕴的认知,因为白色面具是那么强悍。

王蕴面对t5的时候,必须和程羽联手才行,即便联手集齐众人之力,也一样被t5砍得到现在都带着伤。

而白色面具却可以正面硬撼t5,将t5斩杀。

午后的阳光浓烈且丰盛,远处山峰如刀,少年气势如虹。

白色面具就站在任小粟斜后方,一模一样的提刀姿势,那白色面具……就像是任小粟的影子。

可这个影子能杀人。

陈六耳平静的打量着任小粟与白色面具:“你们两个?还不够。”

但任小粟没有理他,而是对罗岚、李神坛、杨小槿说道:“罗岚、小槿,你们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什么,不用管我,如果火种公司抓的人真是我要寻找的,那就帮我带他出来。”

现在颜六元可能还在火种的这栋大楼里,待到战斗时,其他别有用心的人一定会趁机进去,任小粟不想因为自己的战斗耽误了救援颜六元的时间,所以他才会拜托罗岚他们进去救人。

罗岚看了看陈六耳,又看了看任小粟,他本想留下来帮任小粟一起战斗的,可看样子,真如李神坛所说,任小粟打算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此时,队伍里已经有人趁着陈六耳与任小粟对峙的时候,悄悄往后面的大楼里跑去。

任小粟和陈六耳的死活都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001号实验体,所以巴不得任小粟和陈六耳两败俱伤。

陈六耳站在原地,仿佛没有看到那些钻进大楼的人一样,无动于衷,他忽然说道:“凡人总是只看眼前,以为只要进入大楼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得到东西,但他们没想过,这大楼里等着他们的,只是死亡。”

言下之意,这大楼里还有其他的危险存在,现在这些人进去也不过是找死罢了。

只是,陈六耳那高高在上的蔑视态度,让人心生厌恶。

或许陈六耳正代表了一批超凡者,这群超凡者已经将自身与普通人划清了界限。

李神坛有点听不得这种语气,于是挑挑眉毛对任小粟说道:“那我们先进去了,你赶紧弄死他吧,听他说话好难受。”

说着,竟是完全无视了陈六耳所说的话,径直的走进了大楼。

杨小槿看了任小粟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香草有心想要留下看看战况,可最终还是大楼里面的东西更重要一些。

就在其他人全都进入大楼后,任小粟的气势突然变得更加高亢。

陈六耳看向仅剩的任小粟:“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好像都如此在意那个傻子呢?”

可任小粟并没有打算现在回答他这个问题。

白色面具缓缓从他身后走到了身前,与任小粟同时双手握住各自黑刀刀柄。

杨小槿说,当人类经过训练之后,简单的呼吸就可以给自己心理暗示,让身体达到最适合杀人的状态。

任小粟尝试过,他做到了。

但后来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用那么麻烦。

似乎从他诞生之初开始,就有了一种超越常人的天赋,只要他想,身体便可以随时为意志服务。

如果说精神意志才是人类的第一序列武器,那么任小粟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手里就握着这把武器。

刹那间,任小粟与白色面具犹如高度协同一致的两台机器一样扑杀而至。

看着面前的陈六耳,任小粟感觉自己心里像是在烧着一团火。

陈六耳举起金箍棒挡在面前,浑不在意的同时拦下来任小粟和白色面具的刀。

只是,他以为自己能够随便挡下这一击,可意外的是,白色面具与任小粟的刀同时落在金箍棒上的那一刻,那沛莫能挡的力量竟将陈六耳给劈的向后退去。

火星四溅,陈六耳终于站稳了身形看向他手中金箍棒,那金箍棒上两条明显的刀痕如此突兀。

在此之前,火种公司用了很多种方法想要实验这金箍棒的强度。

可切割机施加到金箍棒上后,切割机坏了。

他们又用液压机与金箍棒对冲,液压机也爆裂了。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金箍棒无法损坏的时候,有人一刀在金箍棒上劈出了半厘米的刻痕。

“有点意思,”陈六耳说道。

殊不知任小粟也有些意外,要知道这还是黑刀第一次失手,往日里就算t5的身体面对黑刀也如豆腐一般,可现在竟没能顺利斩断金箍棒。

不过任小粟反而笑了起来:“我的徒弟确实厉害。”

陈六耳越厉害,任小粟就越为陈无敌感到骄傲,因为陈六耳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陈无敌赐予的。

陈六耳厉害,那么陈无敌只会更强!

这才是人间大圣该有的实力啊!

陈六耳没法理解任小粟在笑什么,他看着金箍棒上的刻痕说道:“不过我也发现了你的秘密,这白色面具,要比你强很多。然而,你们都不如我。”

金箍棒上的刻痕是两道,而白色面具劈出来的那一道,明显要比任小粟本体的力量更大一些,所以陈六耳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任小粟本体其实是不如白色面具的。

可这时任小粟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羞愧,反而重新与白色面具一起双手握住了刀柄,认真说道:“你空有一身力量,却并不明白人类之所以强大,绝不是因为力量。”

陈六耳疑惑道:“那是因为什么?”

“豁出去的勇气,和不屈的意志,这些你都没有。”

“你有的,只是残缺的灵魂。”

张景林说过,人生就应该如同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李应允说过,唯有信仰与日月亘古不变。

江叙说过,记录真相,虽九死其犹未悔。

人类是如何度过上一次灾难的?是因为超凡者吗?不是,那时候超凡者们还没有诞生。

所以,支撑着人类走到今日的绝不是什么超凡能力,而是那些先驱们在历史中熠熠生辉的不屈意志。

任小粟和老许再次举刀劈了上去,每一刀都是为了无敌而战,每一刀都是为了证明,在科学伦理面前,人类自己本身才是历史的载体,复刻体不是。

这世上也许一切都可以复制,但英雄不行!

他与老许的身影始终围绕着陈六耳为圆心,宛如两条游龙般结阵厮杀。

一前一后,任小粟与老许默契无间,联手绞杀。

陈六耳不慌不忙的注视着任小粟和白色面具,每次都用金箍棒挡下了他们的攻击:“仅此而已了吗?”

可陈六耳忽然看到,任小粟嘴角微翘,他向金箍棒看去,这才意识到不管白色面具从何角度攻击,都是在逼迫他陈六耳调整姿势,以便任小粟每一刀都有机会劈在相同的位置上!

眼看着,金箍棒竟然都要被砍断了!

陈六耳发现任小粟意图之后想要迅速调整手持金箍棒的位置,可来不及了,黑刀从他面前划过。

刀锋背后,陈六耳看到任小粟清冽冰冷的眼神与刀锋成一线,危险至极!

那刀锋,将再次与金箍棒交汇,像是要一刀劈在黑暗的深渊上,让光从缝隙照射进来!

无敌你看到了吗,如果你还能看到,就看看师父如何守护这束光?

“你也配带金箍?你也配拿这金箍棒?!”

“那西天你去过吗?”

“你没有。”

你只是个偷了我徒弟基因的小偷罢了。

你只是个小偷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谢清舟江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垂涎谢清舟江南小说全集 垂涎谢清舟江南小说全文阅读 在养崽游戏里找男友 谢清舟江南 当争霸系统遇上最丧宿主 这很末世 全球降临:带着嫂嫂末世种田 华娱:商业大导演 网游:蓝星onlin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