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亚人娘补完手册 > 44.挫败感

44.挫败感(1/3)

目录

旁边巨魔种长老达力乌乌的佐证当真宛如一道雷霆,完完全全要将阿拉吉娜的魂魄给击碎。

即使先前遇到了再多困难,形同伊丽莎白与蕾妮之流与她争抢,她都不觉得有什么,虽然形势上受挫,但毕竟一切都还未成定局,她也仍然认为有机会

可现在,一位切切实实与费舍尔成过婚的女性就站在她的面前,身为一位土生土长的萨丁女国人,她受到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

冰山女王阿拉吉娜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她身边几位同伴也神色各异。

帕赫兹微微一愣,一下子也傻在了原地。

实际上在帕赫兹这位正统的萨丁女国人看来,她们女国人和纳黎人的结合的确有些奇怪,双方的男女性别在血脉与文化的渲染下逐渐趋同,都非常强势,但在帕赫兹看来,阿拉吉娜和费舍尔却并非有这样的问题。

就像是自己与老杰克那样,虽然老杰克是纳黎人,但在帕赫兹看来他的身上却并未有纳黎人为人所诟病的缺点,他一点不滥情,很沉稳,也很有责任,非常善良.

而自己家的船长呢,虽然是一位萨丁女国人,性格却非常柔和,在男女相处下也不会显得争锋相对,相反,她还非常善解人意,实在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女人。

虽然那个费舍尔也有几分本事,可唯独一点让帕赫兹非常担心,那个家伙身上背的桃花非常多,自己家的船长很容易就不知不觉地头上多一片青青草原。

为了这件事,帕赫兹没少和阿拉吉娜商量这件事。

身为她的长辈和老师,在终身大事上,帕赫兹一直都在劝阿拉吉娜放弃费舍尔,因为她不想阿拉吉娜堕入那个坏男人的情欲陷阱之中。

但不知道是不是越是缺乏什么就越喜欢什么的缘故,像是阿拉吉娜这样知足常乐、性格内敛的女国人竟然真的就好费舍尔这样的危险坏男人这口,打定主意一心被他栓住,就连费舍尔送给她的写着“我的女王”的纸飞机都保存得好好的。

帕赫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毕竟感情这种事是如何都劝不来的,但明明先前阿拉吉娜还高兴地告诉帕赫兹,说是四年半之前,费舍尔自从离开北境,明明身体的状态不对却还是来到了海盗港湾来见她和老杰克,这让她很是感动。

帕赫兹当时还想,费舍尔这纳黎小子好歹算是有些良心,没有辜负阿拉吉娜船长的一片心意,这些年来,虽然费舍尔不知所踪,但她也没再和阿拉吉娜提劝说她放弃的事情。

谁知道经历了一大堆破烂事和危险之后,等他们来到了塞玛雪山的梧桐树上面才知道,好家伙,原来费舍尔离开北境去找阿拉吉娜之前,已经和这个图兰家族的小姑娘成婚了!!

成婚了!!

这件事的性质对于萨丁女国乃至于西大陆的诸多国家想必都不言而喻,即使是经常上演家庭与社会伦理剧的纳黎,对于婚姻的效应也看的很重,更别说极其传统和虔诚的北境与卡度诸国了。

帕赫兹脸上有些许皱纹的肌肤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她瞥了一眼旁边完全僵硬住的阿拉吉娜,瞬间觉得同情又气愤。

却没料到,比她还要激动的还不是阿拉吉娜,而是旁边一脸震惊的伊莎贝尔。

这位如小豹子一样的纳黎小公主“啪”地一声就拍桌子而起,不可置信地大声说道,

“结婚.这.这不可能!费舍尔老师绝对不可能与你成婚,他明明.”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伊莎贝尔,阿拉吉娜的表情更为尤甚,现在大脑一片浆糊的她甚至还以为,伊莎贝尔也要在这感情的战场之中插一脚,但显然,并不是伊莎贝尔与费舍尔有亲密关系,在她眼中,费舍尔只是他熟识的老师以及前辈

真正让她激动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姐姐,伊丽莎白。

身为伊丽莎白最疼爱的妹妹,伊莎贝尔当然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姐姐对费舍尔的感情,也知道他们互相珍视的态度。毕竟她自从伊丽莎白与费舍尔相识相爱再到最后暂时分开却形同藕断丝连,她都一直知道他们之间还未完全断了联系,彼此的关系暧昧,连纳黎社会都知道费舍尔是属于长公主殿下的,因而没有一位女性敢对他出手。

而现在,你告诉伊莎贝尔,费舍尔真的与除了她姐姐之外的另外一位女性成婚了?

这实在是

不,费舍尔老师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而且一旦要是让姐姐知道了这件事,恐怕.

迎着伊莎贝尔的话语,瓦伦蒂娜脸上的表情微微一笑,刚要说一些什么来重申这不容置疑的事实,旁边坐着的、如小山一样巨大的史莱姆王便摊了摊手,笑着说道,

“我很理解你们的疑惑,毕竟伱们当时并不在这里,但遗憾的是,费舍尔先生与瓦伦蒂娜小姐的婚约是真的。我们六族遵循的是月公主的遗旨,只有费舍尔与瓦伦蒂娜行了圣婚、有了夫妻之实,我们才能将印记交给他们。这一点我们六族的族长都可以证明,所以,阿拉吉娜船长,他们的婚姻是无法被怀疑的。”

瓦伦蒂娜点了点头,看向了愣住的伊莎贝尔,就在这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桃公嘲讽的声音,

“你点什么头,杂鱼凤凰,你被这个史莱姆摆了一道还傻兮兮地笑。”

“啊,可是巴烈恩族长不是在帮我证明我和费舍尔的婚姻吗”

瓦伦蒂娜被脑内桃的声响给吓了一跳,如此疑问道。

桃公冷笑了一声,说道,

“年轻的杂鱼思想就是简单.他的确在帮你证明你和费舍尔的婚姻,但他也悄无声息地把你们结婚的真相和缘由告诉了他们。他们完全可以有理由认为,费舍尔是因为你祖先的遗旨不得不与你成婚的,而非是感情上与你两情相悦而缔结的婚姻”

“!”

是的,瓦伦蒂娜这才意识到这一点,她毕竟还是太年轻,在沉睡之前,她再如何也才刚刚成年不久,如何能体会到这位活了上千年的史莱姆族长话语之中的深意。

但即使认识到了这一点,她却并未声张出来,反倒是瞥了一眼那微笑着的巴烈恩,脑子快速地运转起来了,

“所以,巴烈恩族长是想要将阿拉吉娜船长他们给留下来,所以给了一点余地?”

“.让我出乎意料,你这杂鱼凤凰不算太笨。你说的没错,一定是因为那位巨魔的混血后裔能提供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感情这种东西虽然对很多决策都有影响,但毕竟这是你、她以及你的那个死鬼老公的私事,这些杂鱼亚人种没法管也不想管。但明显,他们不想让你的私事影响所有人的利益,即使你是他们名义上的领袖,是他们信仰的凤凰。”

“.”

“呵呵,如果你的力量足够强大,或许你就不需要他们,当然也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现在嘛,你阶位不高、混乱又很强大、我的状态也还远远没有恢复,如果再加上一个势单力薄,你必然会举步维艰。”

“.”

桃公平淡的话语教会了年轻的瓦伦蒂娜一些她从未学习过的东西,要知道她的上一个团队之中的成员很少,而且大多与她关系很好;但现在她的麾下是一个更庞大更错综复杂的组织结构,她不可能与这其中的每一个存在、利益集团有如先前团队成员那样亲近的关系,这就必然注定了管理它的方式与先前要截然不同。

瓦伦蒂娜没在内心中回复桃公了,她只是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阿拉吉娜,现实中才堪堪过去几秒,因而被瓦伦蒂娜捕捉到了她的神态变化。

果不其然,她那原本宛如五雷轰顶的僵硬表情瞬间明亮了少许,像是抓住了什么希冀那样,她捏住了自己被包裹住的绷带,看着瓦伦蒂娜认真地说道,

“费舍尔是为了能进入梧桐树,才与瓦伦蒂娜小姐结婚的,对吗?”

巴烈恩拍了拍肚子,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苦恼,他的余光瞥了一眼瓦伦蒂娜,似乎也不能太让凤凰太委屈,于是便准备补足一些话语,却没料到,瓦伦蒂娜却突然微笑着开了口,

“的确是这样,阿拉吉娜船长。虽然我与我丈夫的感情有多好暂时无法同你证明,但既然婚礼已成,也请尊重我身为费舍尔妻子的身份吧.对了,还要感谢阿拉吉娜船长,刚刚多亏了你出手救我,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就要坠入世界树的树根之中丧命了,允许我代表梧桐树向你表达最真挚的感谢。”

瓦伦蒂娜只是再次强调了自己身为“妻子”的身份,其余的却什么都没再说,甚至没再追问阿拉吉娜与费舍尔之前以及之后的事情。

她像是将这件事先暂时抛诸脑后了一般,随后笑着走上前去,对着阿拉吉娜热情地伸出了手。

巴烈恩含着奶嘴,瞥了一眼瓦伦蒂娜,又和旁边的达力乌乌对视了一眼,同时微笑了一笑,默契地谁都不再说话,宛如凤凰座下最虔诚的护卫那样。

而阿拉吉娜望着瓦伦蒂娜伸过来的手,一时之间却显得有些进退维谷。

眼前的凤凰好似大大方方地将问题暂时搁置,回到正事上来,甚至还对自己的帮助表达了感谢。

阿拉吉娜甚至不会怀疑,有这样一层关系在,自己和姐妹们肯定能停留在霜雪梧桐树内,不再要面临因为纳黎追捕而产生的奔波

但她或许还是会感到难受的,因为瓦伦蒂娜那身为“妻子”的姿态,那大大方方毫不介意,好像是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撼动她与费舍尔的感情,压根掀不起什么波澜,所以才这样不在意.

因为瓦伦蒂娜那身为梧桐树的执掌凤凰,她是这里的主人,能执掌自己与姐妹一行人命运的存在,地位上的悬殊让她也喘不过气来

她或许完全可以继续反驳眼前的瓦伦蒂娜,置气一样地将自己爱慕之人被夺走的愤恨发泄出来,但她的身边身后还站着这么多人,身为船长,她必须为他们考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夺嫡,我靠签到苟到最后 家族崛起:从当爷爷开始 龙珠:肉体羸弱,我选择机械飞升 神话复苏,我册封华夏神明!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 彪悍农女,王爷夫人又带着孩子跑了 日捐一亿后,假豪门跪求她回家 假结婚娱乐圈 男配又攻了龙傲天[快穿] 冲喜小夫郎他又乖又软
返回顶部